秦岭子午峪-子午古道

在今天的西安城南边有一条大道叫做子午大道,何为子午,子为正北,午为正南。子午大道连接西安市区和长安区的子午镇,是第一条从西安通往秦岭的公路那就是南北的意思。这条大道从电子四路开始,直通秦岭山脉,可以说这是西安市区和秦岭山脉直接连接结合作为紧密的一条大道了。也是西安人民得天独厚的条件和福利吧。于是和子午大道相连接秦岭子午峪就成了西安人民的户外休闲娱乐公园了。

秦岭子午峪-子午古道

子午峪,就是一千多年前的子午古道秦岭北麓的出山口,这里发生过很多注明的历史事件。唐代杜牧写的“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那时候这叫做荔枝道,哎就是因为贵妃喜欢吃荔枝啊。

秦岭子午峪-子午古道

如今的子午大道直接到了山口,子午峪西村跟前,子午河桥就不让大车过了。不过水泥里一直修道金仙观。其实东边有个子午南村原来是有城堡的。据说豆角村原为堵角村,东南、西北成堵角之势拱卫子午古道子午古道。宋,起山洪,东西豆角湮没。后防匪患,建城堡,成为南北豆角。南豆角现保留南北城门楼各一座。成为进入子午峪第一道风景,诗曰:南北城堡一眼望,古村新街二厦房。

星期六我和巴哥两人进山闲逛,都是好玩,好吃的人,人家对于树木很了解是这一方面的林业专家,我很喜欢和他同行,可以学到很多知识。

秦岭子午峪-子午古道

进山五百米就是出名的左公桥,清朝左宗棠修建,是一座干砌的拱桥,原来上部荒废坍塌只能过人,这几年再次修复了,桥的北边有一株连理树,柏树,估计几百年寿命了。左公桥往南就是子午峪水库了,这是新中国建国以后修建的水库,现在已经不蓄水了,水直接走暗渠往东而去,具体灌溉哪里,不晓得。前几年有钱人在水库傍边修了别墅,今年被拆掉了,拆的好!保护秦岭,就是要落实到实处。水库的东边是小五台,这是区别于再往东的南五台而言。小五台风景很好,有五个独立而又相连的山峰,庙宇林立,岭上直接往南绵延就到了尖山,尖山海拔1500米左右。子午峪西边呢就是凤凰岭的延伸段,可以直接走到二杆子,凤凰岭,微波站,下到黄峪寺,土地梁。

秦岭子午峪-子午古道

水库继续前行里许,有一座镇水龙王庙,位于拐弯处,现有有一石砌建筑,楣上刻着“掌握水所”四字。这便是北宋景佑二年那场山洪后,村民们为乞求上苍镇缚水患上建造的龙王庙。

龙王庙拐弯过桥,是一座慈善桥,就是出名的金仙观的牌坊了,这个牌坊对联很有意思“万顷烟霞会玄都,千里云栈通子午”,背面是“出世修真不避世,居尘得道也离尘”很多人一天到晚在谈论出世入世,这个对联解释比较好。金仙观,有名玄都坛,是唐朝时候新罗人金可利在此修行得道的地方。有人也称韩国庙,其实早在西汉文帝时,朝廷在子午谷内随山就势修建了一座祭祀天神的坛,名为玄都坛。此坛高海拔880米,经卫星定位仪进行方位测量,与渭北天齐坑(大地原点)处于同一条直线上,天齐坑-长安城-子午谷口为汉代长安的一条建筑基线。从侧面眺望玄都坛,彷佛是一幅天然的老子论道。

秦岭子午峪-子午古道

秦岭子午峪-子午古道

玄都坛向西有一条山谷,坡上还有几户人家,不过大多数都已经搬迁到峪外子午西村居住,现在居住的人就是所谓的隐者了。当然也有像我这样喜欢胡走,喜欢山居的人。

继续往子午峪深处前进里许就是七里坪,估计从峪口到这就是七里路吧,古人喜欢较真的。这东边坡上还有三五户人家,基本不居住了,就是周末来摆摆小摊,正路上有一家砖房的农家乐,每年冬季就卖一些土猪肉,养了一群土鸡,20元一斤不错。这家后面就开始上一个小坡,昨天路过时候,一群大学生正在这里骑行爬坡,很才刺激。

复行数十步河对面有一道士高挂“免费诊治”,发髻高束,悬崖上面还有一道士的窝棚,想不通,晚上睡觉不小心迷糊了,起来方便很容易一步踏空啊。

秦岭子午峪-子午古道

再往前左边一条山沟进去就是著名的全真教龙门派的终南全真庵了,叫做左膊峪,记得三五茅舍,数士在哪修行,几眼泉眼很不错,五道梁和尖山也可由此而上。前几年还有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妙龄女道士在哪修行,大家路过休息时候都不免议论纷纷,这娃子是撒子想不通在这呢?

前面过了十里桥,右手是是一户农家乐,也是周末来此,卖一些江水鱼鱼油泼面之类的饮食。一般周末到了十二点左右小棚子下面总是熙熙攘攘坐满了人,今天也不例外。

小棚过去几十米,往西有一条水流流出来,这就是西崖沟,巴哥没有进去过,我就带他进去一转。这是一个约1000米左右的山谷,葫芦状,内有一徐姓老汉,在此居住已有44年了,自言1973年来此居住,原籍是陕南旬阳人,谈吐之间,感觉是很有文化的,老者今年八十有二了,自言四世同堂,我笑问为何不和儿孙居住,长叹一声,儿孙自有儿孙福啊。以前还经常出去,自去年冬末身体不好了,就再也没出去过。养了五十多箱蜂蜜。收入还是不错的,只是在这山中,这些对于他来说,钱财身外之物了。

秦岭子午峪-子午古道

秦岭子午峪-子午古道

子午峪继续前行,就是十里坪,一个大石盘,几座房舍已然是危房。还是西边坡上,记得五六年前有个张老汉住在上面,是有个窝棚居住,也是陕南人,在此几十年了,不晓得还在不,有个女儿嫁在子午镇,走上去,却见门紧闭,好像许久没有居住了!不知道是下山去了,还是走了。窝棚前的地已经荒废,看样子去年还在种植,核桃树,苹果树,都已经长起来,原来的韭菜地我还挖过韭菜,不过没人打理,荒草丛生了。下坡来,几人在哪打槐花,居然还有认识我的,老远喊叫“落云,咋没去鳌太!”不是时候嘛。在这五一鳌太刚出事时候就是有一些调侃的味道了。

十里坪继续往南,上坡就是土地梁了,这有一座荒废的土地庙,一块小平地十来人在午餐,南面下坡就是禄蠹坪,枣岭,佘家湾汇到210国道,210国道由此向南翻越秦岭,一路到南充一带(最新的地图显示这叫做包南线)。下午还有事,返回峪口,樱桃园下的农家乐,居然只有撸串可吃,巴哥带了一斤羊肉,丢进去,菜柜里取了很多素菜两人吃的肚圆,最后结账居然还只有30块钱,不可思议。

子午峪的道路很多,西边是鸭池峪,凤凰岭,黄峪寺;西侧是抱龙峪,小五台,台沟;南面是尖山,佘家湾、枣岭,这些都有小道可以贯通,峪内数十名道士在各处搭棚隐居,大部分地方有信号。是西安人最容易到达的峪口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