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奘的诗与远方

玄奘的诗和远方
经常到大雁塔散心,也经常去大慈恩寺前的玄奘像前,看看这位西行取经的僧人。每次去,总觉得他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佛光。
玄奘的脚下,游人如水,连绵不绝。他的对面,就是著名的大唐不夜城,过年时这里的灯会大放异彩,火了一把;据说要打造成为与北京的王府井、上海的城隍庙、重庆的解放碑、成都的春熙路一样的步行街。面对滚滚红尘,不知玄奘怎么想的。
在杜曲少陵原的护国兴教寺,玄奘长眠的地方,特别地冷清。一个周末,兴之所至,我辗转寻找到了三藏法师舍利塔,瞻仰这位高僧的遗迹。正午天正热,见不到几个游人。而从前人留下的墨宝上看,来的名人也不少。康有为题“兴教寺”,程潜题“藏经楼”,“大雄宝殿”、“大遍觉堂”、“卧佛殿”则是赵朴初的手迹。玄奘从印度带来了佛经,对中国佛教的发展影响很大。而《大唐西域记》为玄奘游历印度、西域旅途19年间之游历见闻录,对研究古代中亚及南亚的历史,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留给了专家学者很多的课题。
毛主席在他的著作、讲话、谈话和诗词当中多次谈到玄奘, 他说过:“我们这个民族,从来就是接受外国的优良文化的。我们的唐三藏法师,万里长征比后代困难得多,去西方印度取经。”
《西游记》中的唐三藏不仅佛学精湛,诗词也是一流。但真实玄奘留下的诗作不多。唐代的僧人,曾留下大量的诗作,清代《全唐诗》中收录118位僧人,2931首诗作。僧诗,成为唐诗中的奇异现象。据记载,有《大唐三藏题西天舍眼塔》、《题尼莲河》、《题半偈舍身山》、《题童子寺》等数首。《题中岳山.在京南》,“孤峰绝顶万余山曾,策杖攀萝渐渐登。行到日边天上寺,白云相伴两三僧。”虽然有人考证说这伪托之作,但我似乎看到了玄奘西行的孤寂。
玄奘本身就是一史诗,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诗和远方”。
  • 玄奘的诗与远方
  • 玄奘的诗与远方
  • 玄奘的诗与远方
  • 玄奘的诗与远方
  • 玄奘的诗与远方
  • 玄奘的诗与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