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

本文属于: 摘录自华商论坛

 一本《陕西南山谷口考》记载128条峪道,一本《秦岭七十二峪》更多达223条沟峪,我想走遍这些峪道!从陕甘交界的东岔码头村开始,从西向东走一遍陕西境内的秦岭峪道!
    按图索骥般从最西端的沟峪行走,这次一共走了13条沟峪!自身感觉:《陕西南山谷口考》一书由于是清代所著,加上作者毛凤枝参阅转录资料并未全部实地勘察,可能此书资料须辫别地参阅,而新书《秦岭七十二峪》虽资料详尽,但过于繁冗,将一些小河浅沟都纳入进来意义不大,这些小河浅沟可能随时消失。我认为能被称为秦岭北麓的“峪”,要有足够的长度深度最好能到达秦岭的主脊线上,还要具备历史人文要素(比如驿站古道、山民居住等等)!所以从本人的理解和实地走访来看,从陕西最西端开始,秦岭北麓的峪口从西向东依次是:大水峪,马宗山峪,林光峪,南沟,安平沟,其余8条则是浅沟不足一提!
   这五条峪都能够到达秦岭主梁上,而且大都能翻过秦岭梁而到达秦岭腹地凤县,而林光峪无疑是其中历史沉淀最为厚重的一条峪道!
   从码头村沿国道310东行十余公里,混浊的渭河水伴随在国道左侧,一座山梁拦住了去路,山梁下是“堡子梁”隧道,一股清流从右侧开阔的山谷地带冲出融进渭水,清浊分明!顺道右拐到山谷中,这儿就是林光峪了!
   道路虽窄但行车不碍,东西两侧的山体陡峭,山林茂密,穿过陇海线铁路桥后,山谷逐渐开阔平坦,足有十来亩地大小的林光小学校舍整洁清爽,视线穿过学校,后面一棵巨大挺拔的柏树枝繁叶茂,树冠华盖如伞!
   停车上前,这里是个小广场,大柏树就在广场中央,一座小小的山神庙守候在旁边,村委会也在旁边,巨柏的南边是顺着道路两边排开的人家,整齐划一!据说是从峪里深出搬出的林光村民,峪里面修建宝天高铁隧道占用了村里最开阔的滩地。
   这是一棵饱经风霜的古柏!1500年的岁月,郁郁葱葱的枝叶,五股虬枝向四周耸入云天,树冠如巨伞张开,遮天蔽日。坐在树下,看看旁边的资料介绍,听听村民们口中的“五烈柏”。
   树高30余米,胸围710厘米的古柏已被列为了“陕西古树名木”。 相传南宋抗金名将吴玠于大散关抗金并在方山原大败金兀术,吴玠驻军林光,已收复秦安天水等地,然奸相秦桧向金求和矫诏吴阶弃地收兵,于古柏前在与金使交接之际,金使于古柏悬“狼头旗”以辱南宋,吴玠坐骑“白龙马”刚烈有义,冲向金使将其踏死,口撕“狼头旗”,数次撞树力竭吐血而死,南宋将士甚悲,将白龙马葬于古柏附近,将此柏称为“烈马柏”,又因古柏树干如五炷香张开,称“五炷香”,合称“五烈柏”!
   而林光峪自古就是通商大道,远近闻名!我们接着往南走!
   有幸在村里面结识了一位老教师,多才多艺的汶兴昌老师,他给我的这次旅行提供了许多线索,而汶老师本人则有着更多的故事(他的故事我将在另一篇文章中讲述)!
   从“五烈柏”向南是宽阔的水泥路,过了林光村的一个小组,变成了砂石路,再往南山体渐渐靠近,宝天高铁隧道出现了,隧道出口的防护区水渠内水量不小,全是由隧道内流出的,高铁呼啸而过,在峪内留下长久的回音。高铁隧道周围的地势平整开阔,有硕大的砂石堆场,想必是隧道内挖出的土方?如今建设完成高铁已通,砂石堆场上也绿草茵茵了!
   一条宽阔的土路展现,路旁高枝参天绿如帷幄,西侧几十米外溪流潺潺,掬水饮之,清冽可口!这一段像极了秦直道的风貌,通商大路,陕甘古道啊!汶老师说当地人把这条道叫做“茶马道”,也称为“盐道”,南来北往的商贾们、骡马队行色匆匆,留下了痕迹串串……
继续前行,一个个鲜活的地名出现了!没有资料介绍,我只能武断的从字面理解这些地名了。
   骡驹桥,这是当年骡马大车店还是骡马交易市场?如今的骡驹桥,宽敞的场院,几座高大的土屋老宅,老屋门楣上刻有漂亮的墨迹—“耕读传家”,草丛里掩盖着几块雕有花纹的柱基石,高大的核桃树在屋后遮天蔽日,荒草都快触到屋檐下了。
   王风院,是王姓财主家吗?如今只有空空的坡地。
   椒原,会是花椒种植区吗?现在倒是大片的艳丽的萱草和野猕猴桃林。
   棉木滩,是平原地的“棉花”和山里的“树木”以物易物、的物资交换集散地吗?汶老师跟我讲过棉木滩这里原来有宏伟的大庙建筑,祭祀山神还是关帝已记不清楚了,早年间他见到过精美的汉白玉柱子和柱基石,几米长的条石,还有石座石上巨大的孔洞。破四旧的时候,红卫兵将庙宇砸毁,砸不烂的就烧毁,可惜啊!残存的汉白玉柱基石我倒是在村委会对面的人家门口见到了,一对刻有精美图案的基石,体积足有1立方!如今只剩下了一片青松翠柏,片瓦无存!
   过了棉木滩,道路向东拐去,从拐点处过河直接南行是七里沟,顺着沟可以到达秦岭梁上,据说梁上平整空旷,那里就是凤县地界的宽滩,可以到达黄牛铺---陈仓古道上的小镇。据说沟里有华丽漂亮的大屋遗址,不知现在还存在否?可以想象的是,当年这条故道是多么的繁华喧嚣,没有繁荣的通商,哪里会有这样精美宏伟的山中民居?
   顺着路东行,河对岸的几处浅沟坡地:新房子、油坊坪、黄洞子等等地名,都有老房和耕地果树,老房的木门上还有黄漆涂画的“忠”字,荒废久已!倒是杨家滩此地有户赵姓人家养了几百箱中华峰,深山绝佳的环境使得养蜂人对自家的蜂蜜品质自信骄傲!坐在他家门前喝茶,听着养蜂人讲他的蜂蜜,忽然瞥见他家屋檐下巨大的石条,棱角分明形状规整,他不好意思地说这就是从沟里面那座华丽漂亮的大屋遗址上拉来的,做了他家的房屋基础,沟里原来有好几户大财主呢!
   从杨家滩再往里也可以走到秦岭梁上,那里叫做“关门沟口”,时近午时,我还要赶回西安,便由此返回了。想起来时汶老师交代,杨家滩附近有古墓,非常精美!可惜被盗过被损毁了,倒是留下了一些石块碑文。问养蜂人,他说我走过了,古墓就在棉木滩向东拐去的山坡上。
   告别养蜂人返回,快到棉木滩遇见了一位羊倌,他恰巧是汶老师的本家弟弟,带着我很快找到了那座古墓。几颗大树中间,被损毁的墓穴一片狼藉,汉白玉的碑石周边浮雕花纹和楹联,三块墓碑并列,一块墓志铭倒塌在地面。羊倌帮我擦拭墓志铭后,很完整清晰的文字显露:墓主人是湖广武昌府人,娶了四房老婆,大清咸丰八年所立。湖广移民陕西大都在商洛安康一带,这位李姓财主倒是迁徙的遥远!
   楹联上是对子孙后代的荫佑庇护之词,可先人们没想到的是正是李姓后代将墓损毁挖宝,羊倌说盗墓的李姓子孙因此还遭到车祸报应,看来诸恶莫作啊!
   一路下行出山,各种山果正在生机勃勃的长成,山风从南边上的秦岭梁徐徐吹来,似乎也传来昔日商贾们脚步声骡马们的铃铛声,走向峪口那棵参天古柏,十分享受这种故道峪中的行走。
   走过有历史沉淀的林光峪,准备下次探峪!
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林光峪-秦岭七十二峪

 

摘录自华商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