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横岭有个龙曲弯 虽然偏僻却很安逸

本文属于: 段鸿

蓝田横岭有个龙曲弯 虽然偏僻却很安逸

在蓝田县三官庙镇的金山,有一个村叫龙曲弯,这是一个非常有名的村子,不明白的是,老家人一直把我们这个村子叫liu曲。我也和老家人一样,一直是这样称呼我们的村子,但是,这个村子的确叫:龙曲弯。

这是一个美丽幽静的村子,我就出生在这个村子,在这里度过童年,少年……

蓝田横岭有个龙曲弯 虽然偏僻却很安逸

从金山南疙瘩往东,走过任家庄、上安、寨子岭,下一段很长的坡,就到了龙曲弯村。这里的地形就像躺在一条河上盘曲着的龙,两面是山,龙头向南,龙尾在北,龙曲弯村就在龙的脊梁上。

从小就感觉到我们这个村子很偏远,两面是山,我们就生活在两山之间的沟道,距对面的厚镇15里路,距金山15里路,距三官庙镇15里,这里好像是一个被世界遗忘的地方。村民们需要赶集,就得去金山、要么去厚镇或者三官庙,都是很远的。

但是,我们还是很爱这村子的。龙曲弯有好几个自然组,有杨井、岳底等,最大的村落要数岳底。

岳底村离沟底最近,村里的人几乎都姓岳。我们村里最让人骄傲的是果木多、树多,过去最出名的是村里的杏园,出产的大杏是 我们村的骄傲。每次出门,别人问道:你家在哪里?我们报上村名,问话的人就说:你门村的杏多。

记得小时候,每到春季,杏园里杏花一开,很是好看。等杏子刚从花里蹦出来,还只有玉米粒大小时,我们放了学,就盘算着去偷杏子吃。这时,杏子的果核还没有形成,我们就把整个杏子放到嘴里,囫囵吞枣的就吃下去了。

杏园里的杏子很快长大,等长到鹌鹑蛋大小时,也正是最酸的时候。我们偷来杏子,吃掉杏肉,再砸开杏核,吃掉里面的杏仁……难忘那时候绿色的杏的酸味。

蓝田横岭有个龙曲弯 虽然偏僻却很安逸

村里的大树真是多,有槐树、柳树、杨树,洋槐树、核桃树、 柿子树……每家门前都有树。春天到了,树木吐出嫩芽,散发着春天的芳香。夏天,绿树成荫,人们在树下乘凉。

龙曲弯村里的人很勤劳,养牛养羊养鸡养猪,耕田种菜。小时候,村里牛羊成群、鸡鸣猪哼,一片田园牧歌的景象。每家都种菜,做饭的时候村妇就到地里去摘些菜,很快就可以做一顿美味。

那时候收麦是用镰刀割麦,一场麦收,就要一个多月的时间。秋天掰包谷,一干至少也要半个月时间,我们村里的人不怕苦……割麦、碾场、扬场、晒粮,秋天掰包谷、剥包谷、晒包谷……

随着时代的进步,如今割麦用上了收割机,再也不用镰刀割了,麦收变得容易多了。

蓝田横岭有个龙曲弯 虽然偏僻却很安逸

在辛苦的劳作中,龙曲弯村人没有忘了教育下一代好好学习。小学就在我们村里,过去我们村里还有初中教学班。小时候,我上坡放羊额大都让我拿着书。

近年来,我们村一共考出去了几十名大学生,这是我们村父老乡亲的骄傲。

如今,村里人更是把娃娃的学习抓得紧,村小学共有100多名学生,这些学生放学后,家长再也让下地干农活了,而是在家做作业。真是时代不同了。

蓝田横岭有个龙曲弯 虽然偏僻却很安逸

小时候,外面的世界很遥远,出去的路是土路,下雨天是两脚泥水,与外界也没联络。

如今,水泥路修到了家门口,就连生产路也变成了水泥路,村里还通上了班车。也有人买了车,真是方便多了。移动公司在村里还设了通讯塔,手机也能上网了,感觉离世界很近,感觉我们就在世界中……

虽然我们离世界近了,但是,还是有人出去闯世界。如今,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曾经热热闹闹的村子,人少了,养牛养羊的也少了……只有在过年,村里才人来人往、一片热闹的景象。

蓝田横岭有个龙曲弯 虽然偏僻却很安逸

初秋的下午,我终于回到我朝思梦想的故乡龙曲弯,我仿佛回到了世外桃源。天是那么的蓝,空气是那么的清醇。

村里是如此的寂静,只有一个婆婆在门外剥包谷。村外,有人在打核桃,有人在掰包谷。童年的伙伴都各自天涯,没有见到一个。

坡上长势凶猛的野草埋没了我童年的足迹、曾经壮年的杏树已经到暮年,核桃树还在努力的为村民奉献果实,老槐树还立在路边见证时光的流逝。

蓝田横岭有个龙曲弯 虽然偏僻却很安逸

这就是我梦回萦绕的故乡啊!

村里人大都盖起了新房,曾经的瓦房早已被遗弃。

这就是我曾经生活的故乡,这是不是我曾经的故乡?我竟然没有回家的激动和喜悦,却是一阵阵的伤感……

是我和故乡渐行渐远?还是我的心愈来愈远?

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故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村里的一位老人问我在外面可好?我回答:好着呢。老人说:好着呢就好,在外都要好。

龙曲弯的父老乡亲,都希望在外的游子一切安好。

每一个在外的龙曲弯的游子,也祝福我们的故乡---龙曲弯愈来愈好,祝父老乡亲健康平安!

如果,你累了,你就回龙曲弯来看看。如果,你老了,就回龙曲弯,那里是我们的根。

 

作者:段鸿